互联网大厂的双面:总是惦记“白菜”,不断横_灵川新闻中心

互联网大厂的双面:总是惦记“白菜”,不断横

  • 2020-12-19 05:16
  • 来源:

导语:看似平常的冬日里,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出了三份行政处罚书,阿里投资收购银泰商业、腾讯系的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顺丰系的丰巢网络收购中邮智递,三起收购均因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受到了行政处罚,被罚款50万元。

靴子终于落地。12月14日,看似平常的冬日里,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出了三份行政处罚书,阿里投资收购银泰商业、腾讯系的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顺丰系的丰巢网络收购中邮智递,三起收购均因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受到了行政处罚,被罚款50万元。

在此次处罚出台之前,对互联网“大厂”的反垄断已成为热门议题。

此前,有观点认为,现在互联网大厂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技术创新,破坏了市场公平,不利于纵深性的创新。也曾有评论认为,互联网公司到目前为止都是应用创新、模式创新,而非技术创新。这样的评论,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看法。

因此,可以把问题总结为:

第一,模式创新是否算技术创新,是不是只有“硬”创新才是创新?

第二,大厂的横向扩张,是否阻碍了纵向的创新并破坏了市场公平?

就此,搜狐科技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受访者大多认为,模式创新、应用创新也是创新,但互联网大厂的无边界扩张确实在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环境。

“资本大不过法网”

首先回顾一下处罚中所涉及的三个收购案。阿里收购银泰案件距今已有6年之久。2014年4月,阿里以53.7亿港元战略投资银泰商业,成为第二大股东,2017年3月,阿里三度出手,以177亿元私有化银泰,成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73.79%。

相比之下,丰巢收购中邮智递(速递易)的时间发生在今年5月,也是丰巢快递柜开始决定收费,引发用户普遍质疑的时候。针对本次收购,业内普遍认为,丰巢和中邮速递易的合并有利于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在探索盈利模式上会有更大的话语权。

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的时间是2018年8月,腾讯控股子公司阅文与新丽传媒等签署协议,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并于当年10月完成交割,收购后阅文取得对新丽传媒的控制权。

由于上述收购案交易已经达到《反垄断法》申报?槛,但企业未申报,所以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阅文集团和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分别处以了50万元人?币罚款的行政处罚。

北京斐石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反垄断法博士周照峰向搜狐科技表示,虽然50万数目不大,但在《反垄断》条款中,50万已经是处罚的最高金额。“关于罚款金额,学者和政府层面确实在讨论修法。欧美的反垄断法中,因为罚款高, 所以该报不报的情况非常少,不像国内这么普遍。”至于为什么有公司不申报,周照峰表示,除了惩罚力度小之外,由于企业交易都有时限,收购案审查时间过?也是一大原因。

北京证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周学腾则认为,市场监管总局查处、公布该三案的目的,不在于“罚”,而更在于“敲山震虎”,释放一个信号,即对平台经济、互联网经济领域,反垄断监管也将一视同仁,警示相关行业主动规范经营,停止采取涉嫌垄断的经营行为,以期规范竞争秩序,保障健康的市场发展。

“这是市场监管总局加强反垄断和遏制资本无序扩张的具体措施,有助于提升互联网平台的公信力与核心竞争力”,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在接受搜狐科技采访时表示,此举否定了“资本无伦理”、“商业无道德”的错误理念,向社会清晰地传递出了“互联网再大,也大不过法网”的信号。

对于三家公司各处50万元的行政处罚,刘俊海表示,反垄断的下一步,是要通过修改反垄断法,提高违法成本。使违法成本大于违法收益,是未来的方向。在今年1月发布的《反垄断法修订草案》(下称“草案”)中,大幅提高了行政罚款。例如,经营者违法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即使上一年度没有销售额或者尚未实施所达成的垄断协议,也可处五千万元以下罚款,这是现行《反垄断法》规定的100倍。又如,行业协会违法组织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可处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这是现行《反垄断法》规定的10倍。

同时,草案的最大亮点之一就是把超级互联网大平台纳入立法规制范围,这也是本次阿里、阅文、丰巢被行政处罚的原因。草案强调,在认定互联网领域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时,要考虑网络效应、规模经济、锁定效应、掌握和处理相关数据的能力等因素。就恰恰抓住了互联网企业最核心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有很强的针对性。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早在2018年,就有人实名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举报,阿里巴巴未依法就收购银泰一事进行申报。今年11月4日,对该案进行立案调查。

这意味着,互联网行业领域损害消费者权益的霸王合同现象将会得到根本遏制,互联网垄断企业为排挤中小竞争者、剥夺电商选择权、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损害消费者公平交易权而强迫电商选边站队的“二选一”潜规则也将逐渐出清离场。

相较于传统企业,周学腾指出,在审视互联网企业是否构成垄断时,虽然垄断的判断原则不变,但仍存在相当多的难点和特异性的地方。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互联网+商业”的组合在不断地产生新的商业模式和逻辑、新的服务产品、新的运营手段,而以现有法律规则去界定、规制这些新生事物,会不断地出现各种冲突的观点和意见,有待监管层统一和决策,这是对于互联网企业垄断审查的客观痛点。

周照峰则认为,现在大家有个误解,认为《反垄断法》要严惩互联网巨头,实际上,因为12年时间里 《反垄断法》都存在执法空白,这些(互联网)企业没有受到应有的制裁,现在一时间有了执法措施,让大家 产生“严惩”的错觉,其实这只是一个审查回归正常的过程。

此前11月10日,相关部?就曾出台《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稿,其中明确指出,“涉及协议控制(VIE)架构的经营者集中,属于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范围”。这是官方文件首次肯定受理VIE架构企业的反垄断申报和审查,而大量的互联网头部企业正是采用VIE架构的主要企业类型。

一位接近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的人士对搜狐科技透露,市场监管总局正积极推动反垄断法修订工作,细化反垄断法律制度,并结合行业特点对互联网等新经济业态法律适用问题有针对性地作出规定,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遵守。

“今后反垄断法监管都会常态化的情况下,互联网企业应该像传统企业一样做好反垄断合规。”周照峰说。

应用、模式创新到底算不算创新?

近几年,中国互联网巨头似乎正在形成“烧钱-并购-快速获得市场规模-坐收‘平台税’的怪圈”,BAT等巨头通过资本力量不断横向扩张,而在纵向垂类赛道,则被质疑欠缺深耕、缺乏“硬科技”创新。不少人认为,这种躺着赚钱的模式不仅让互联网巨头在硬科技方面不思进取,也在一定程度上阻滞了市场活力。

几乎在市场监管总局打响“反垄断”第一枪的同时,互联网巨头近日入局社区团购也引起了大量讨论。美团、滴滴、拼多多、京东等一众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社区团购,喊出“不计成本打赢这场仗”的口号。京东集团董事长刘强东甚至被传将亲自下场,并在随后公告称将向兴盛优选投资7亿美元。

虽然巨头们打着将从用户需求出发、简化生鲜供应链、提升行业效率的旗号,但在眼下,蔬菜、水果等动辄1分钱抢购,0.99元买菜的竞争模式,受到了不少水果摊主或蔬菜商贩的抱怨。“社区团购起来后,客流下降了特别多”“个体户都在缩减成本,200平的店面只能缩到100平,10个人减到5个人”。《人民日报》评价社区团购称“别惦记着几捆白菜,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更令人心潮澎湃。”

“马斯克造火箭,我们卖菜,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不少人喜欢拿这个段子来挤兑中国互联网大厂送外卖、做团购,有批评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创新更多围绕模式创新、应用创新,相比芯片、操作系统这些底层技术以及硬科技,算不上真正的技术创新。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创新可以分成三类: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创新主要集中于第二三类,缺少原始创新。

机械工业经济管理研究院两化融合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宋嘉对搜狐科技表示,“创新最核心的就是提高社会整体效率。是否创造了新价值是非常关键的指标。”

而在周照峰看来,创新确实不分软硬,不用偷换概念,但更有实力的头部企业,应当做跟它相匹配的创新,“创新也有质量区别,就像商标和专利都属于知识产权,但含金量不同,价值和难度会有很大差别。”

武汉大学客座研究员、赛意企业研究所主任唐大杰对搜狐科技表示,商业模式创新当然也是创新,德国有项研究:企业的非技术型创新创造的价值大于技术创新。

事实上,如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满足了数亿用户餐饮到家的需求,无疑也是一种创新,而且这种创新还直接创造出了数百万的就业机会。

举例来看,今年上半年,美团公布骑手达到近400万人,美团平台上新注册且有收入骑手的总数已超过107万。新增骑手中有37.6%来自餐饮等生活服务业,27.2%来自制造业企业,13.8%是小微创业者,是不少人在严峻疫情下的“第二职业”。

还有今年疫情期间凸显优势的在线教育、视频会议,以及爆发的直播电商。从B端来看,直播电商能明显提高转化效率,而在C端,直播电商能较好地降低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弊端。诸如抖音等视频社交平台,为商家与用户搭建起了信息交互、直播互动、交易协同的系统,可支持商家在本平台内或跳转第三方平台实现交易全流程。

以湖北为例,今年4月8日,在商务部电子商务司的支持下,湖北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湖北省商务厅、湖北省农业农村厅与抖音、今日头条、?瓜视频联合发起“湖北重启 抖来助力——抖音援鄂复苏计划”,投入百亿流量、发起百场直播,多项举措支持湖北高效复工复产。自4月8日活动正式上线至 4月12日,抖音、今日头条、?瓜视频等平台共计帮助湖北销售农产品67万件,总金额3505万元。

与视频、直播相关的创作者职业正在成为年轻人心中的热?职位。截止到现在,已经有超过2000万人在抖音上获得总计417亿元的收入,2020年,抖音创作者数量增加达到了 1.3 亿。而图文领域,微信公众号创造的“自媒体”行业,同样在早期带来了创业潮。

唐大杰指出,任何资本扩张都是为了收益最大化,互联网企业的特点是,它提供的服务的客户体验是最直接最透明的,也就是它的业务必须要建立在客户体验提高服务质量提高基础之上。只要得到资本和客户认可的扩张都是合理的。

同时,新的业务模式也能够倒逼技术的进步,从而促进社会的发展。比如如阿里云业务起源于当时新的促销手段——双十一期间订单峰值造成的宕机问题。

今年,天猫双十一交易峰值达到58.3万笔/秒。早在2015年,支付宝的处理速度就超越了国际支付巨头Visa。也正是从这一年起,阿里云主动提出免费为12306提供技术支持,解决了每年春节期间数亿人的高并发难题。目前,在12306软件中,此前经常困扰人们的的大面积崩溃已经较为少见。

横向扩张是否会阻滞纵深创新?

目前,舆论热议的另一个焦点是,巨头横向的扩张是否会阻滞纵深技术创新?比如在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的股权案中,二者在产业链中属于上下游关系,按照当时阅文对收购新丽的构思,时任阅文掌?人吴文辉希望打通影视产业链的制作环节,更好地将阅文旗下文学IP进行影视化改编,进而打造阅文的IP帝国,将全产业链控制权握在自己手中。

今年备受关注的?牙斗?合并案也正在本次反垄断审查中。今年8月10日,斗?和?牙宣布收到了腾讯的合并提案,合并完成后,斗?将成?牙全资子公司,腾讯将企鹅电竞游戏直播业务以5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斗?,同时,?牙与斗?宣布签署合并协议,预计于 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

如果腾讯成功促成斗?和?牙合并,腾讯旗下的两家头部直播公司将占据近80%的市场份额,再加上企鹅电竞的10%,腾讯已经在游戏直播赛道形成“一手遮天”的垄断局面。而更重要的是,在整个游戏生态内,游戏直播平台扮演着下游宣发出口的重要?色,直播能直接起到拉新作用,提升用户活跃度,进而促进付费转化率,并最终拉?游戏生命周期。腾讯在已经手握全国最多游戏版权的情况下,控制分发渠道无疑会直接影响其他游戏厂商的分发路径。

对于合并申报问题,?牙对此回应称,早前已经主动将其与斗?合并案,向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进行经营者集中申报,并会积极配合主管部?的审查程序。

周照峰表示,斗?和?牙面临的更大问题不是申报,而是二者涉及的相关市场份额很高,最坏的结果可能是无法获批,或者有条件批,比如卖出一部分资产。

美团的平台优势地位也使其饱受诟病,不少商家指责美团的抽佣过高,今年6月,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公众号上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称,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同时,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

不过,月亮和六便士也并不总是相悖的。

比如支撑12306的阿里云业务实际上持续处在亏损的状态,2019、2020两个财年,阿里云经营亏损分别为55.08亿、70.16亿。今年4月,阿里云宣布将继续加大投入,在未来3年投入2000亿元,攻坚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和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马云曾对阿里云创始人王坚放话称“每年我给你投10亿,给你投10年。”

同属于阿里的业务、前不久刚刚被叫停IPO的蚂蚁金服,其微贷业务如花呗、借呗等不需要过高的技术门槛,在一定程度上是“躺赚”的生意,即向银行或合作的金融机构抽佣。今年上半年,微贷业务为其带来了近4成的营收。理财和保险相关业务占营收的比例也在15.6%和8.4%,三者共计带来营收的63.4%。

相比于阿里云重投入仍在亏损,蚂蚁旗下的微贷、理财等业务显然钱来得更容易,但如果没有在电商、互联网金融上的优势,阿里对云业务的探索也无法顺利进行,毕竟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够支撑不计投入的长时间做技术创新。

对于平台企业未来的发展原则,刘俊海表示,企业一定要遵循一心、二维、三品、四商、五严、六实的原则。一心是要对消费者有感恩之心;二维是企业利润合理化、有社会担当的思维;产品、棋品、人品要合一;四商是要有信仰法律的法商意识、践行商业伦理的道德意识,做到法商、德商、智商、情商的融合;五严是严格的产品服务标准、营销体系、售后服务体系、内控体系、问责体系;“六实”要求企业夯实和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安全保障权、治理权与索赔权,这套做法对于垄断巨头来说尤为适用。

责任编辑: 木木

上一篇:艾瑞:助力云想科技赴港上市_信息
下一篇:QQ或推出已读功能?官方否认三连:大家怎么还当